莫远之枝吱

胃口好。吃all鹊白all土冲dover双杰……balabala
雷点都那么一点:信白all白冲神。
最近沉迷白鹊……!!

只有最在乎你的人才知道你最适合什么发型(?)

●失踪人口莫远之又来啦bunigun
●校园私设注意,ooc依然属于我不需要抢。
●再次吹下白鹊,他们真可爱,嘻。
●话说真的没人来扩扩这个有李白和扁鹊皮的渣渣吗。
(2)假期不好好玩耍怎么行

“嗯?”

扁鹊正在屋顶上惆怅,听见背后呼喊的声音后,慢慢转过来了头,看见的却是李白笑容满面的一张大脸,脸色一变,受惊的他本能向后跌坐。

“小医生!”

“……卧槽…!”

扁鹊伴着一声无力的卧槽被李白眼疾手快拉住了手,失去重心的他一头撞在了李白怀里,两人都同时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两人都迅速调整了距离,坐得不算太远,也不算近。

李白捂住了嘴似乎受了惊似的,自己觉得心跳得厉害,心里瞬间浮出些东西:小医生刚刚扑我怀里了,贴住身子了,怎么办怎么办,小医生会不会很难堪,相比这个…。李白再次向人那边瞥了眼,看到人扶额的动作和自带阴沉的背景效果。却脑回路神奇地想着:难道小医生害羞了……!

相比之下,扁鹊的手掌扶住额头,比李白看上去冷静得多,察觉人的动作,心里不自觉埋怨起来:跑得这么急干什么,吓死我了……刚刚脸都要碰上了啊…。扁鹊再次想到了那个场景,脸上竟然有点发烫,不过他一般脸色发白,还是不易看出。谁知道李白是怎么看出来扁鹊害羞了的。

李白面对这像偶像剧一般的剧情,心中暗想,难道……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个屁。

“那个…小医生,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约…”

“约?”

“不不不我说要一起去玩耍。”

李白对自己随机应变想出的词极为不满,有些稚气,不适合自己的成熟稳重,不过他却觉得比约会这词好多了,他可不想看见小医生误解后皱个眉头拒绝了,他看扁鹊迟迟没有动作,便先开了口。

“如果小医生不想去的话,就算……”

扁鹊倒是没有想到李白会这么快想到放弃,心中生出分莫名的失落,在李白未说完前,便急忙迫切启唇问人。

“去哪?”

“一起去看场电影吧…!”

“好,我会去的。”

——第二天,扁鹊早早起了床,睁开惺忪的睡眼,便立刻开始准备,带上了自己的紫色围巾,简简单单穿了件织毛衣和衬衫,典型的正经学生造型,收拾收拾东西便出了家门,急促小碎步好像暴露了他的急切。

马上了…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真的,扩扩我吧。

【白鹊】只有最在乎你的人才知道你最适合什么发型(?)

●你们的小机灵鬼莫远之又来辣你们眼睛啦。
●ooc他特别爱我,好烦。
●不大擅长写甜文,好吧是我不擅长写文。
●cp白鹊,他们太可爱了,我爱他们呜呜呜呜。
●企鹅上想扩点白鹊同好。嘻。buni
(1)友♂好的开端?

李白和扁鹊互相认识大概是在两年前,两个人都是刚入校。李白刚上学一个月便收割了大量迷妹,身边的妹子一波换一波的,不仅在女学生中如鱼得水,对身边兄弟说的骚话也是一套一套的,可他自己竟然觉得自己是一位恐同患者,只要在他身边动手动脚的,他就会把人推开向人连说几声滚。最近对于医药系扁鹊的死缠烂打,让别人更加怀疑他是个gay,甚至在面前开口问他:

“你别是个gay吧。”

这时他总会收起笑容,表情严肃地对人说到:

“你不觉得老子长得这么帅,当个gay岂不是可惜了。”

然而最可惜的是并起不到任何作用。
扁鹊一直是入学以来便备受关注的人,长得好看的谁不喜欢?可因为扁鹊那冰块脸,常人确实有点不敢靠近,而李白可能是个破例,每天那胳膊搭在少有人触碰的肩头上,两人体型有些差异,扁鹊在李白身边似乎矮小许多。扁鹊在刚认识李白时也不过想和人只是彼此熟悉下罢了,却没想到李白竟会缠上自己,不禁怀疑这人的平常日子到底有多无聊。但他倒是没有怎么注意过两人的关系,只不过是稍微亲密些,也没什么关系。

两人的初次相遇也是普通到了极点。李白之前就听过扁鹊这名字,没想到这人儿竟然每天扎在图书馆里,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什么,每天都要去看看扁鹊,心里想这人儿确实长得挺好看的…就是没我好看。终于有一天,李白忍不出凑到人那边,轻戳了下人到支撑下颚的胳膊。

“诶鹊鹊,认识我吗,我是李白,来认识一下?”

在听到这腻歪的昵称后,扁鹊却没什么表情,只是轻咳一声,推了推搭在高挑鼻梁上的圆框眼镜。

“……我们熟吗?别叫我鹊鹊。”

“诶嘿那我叫你小医生怎么样?”

李白立刻接了人的话,娴熟地向人那儿眨巴下眼。

“算了…随便你吧。”

不过两人确实对于对方记忆深刻。这其中一个是第一个对李白那么冷淡的人,而另一个又是第一个敢直称扁鹊叫鹊鹊的人。两人就是这样草率又尴尬地相遇了。

在那之后的第二天,扁鹊清晨出来跑步,只是向那边瞥了一眼,便立刻认出来了那个栗发的人正与自己那些兄弟一边走路一遍打闹,扁鹊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那个人,直到那人看到自己并向自己打着招呼走来,他才不自然的将头转过去。

“小医生早啊——话说,刚刚小医生是在看我吗?”

“没有,只不过刚刚瞥到了而已。”

“诶,真的吗?”

李白故意拉长了声音,扁鹊抿了抿嘴唇,便想从人身旁跑开,刚迈开了一步,便被李白拉住了手,动作被迫停止下来,李白语气忽的慌张起来,试图挽留着人。

“我错了我错了,小医生别生气嘛。”

之后的日子里,扁鹊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李白的身影,有时李白并没有主动凑过来,可扁鹊却总能锁定在人群中那个笑容满面的李白,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这种奇异能力,可能是他太耀眼了,也可能是自己太在意了,不过他更相信前者。而李白几乎每天都会凑到扁鹊身边,与人说起来话便滔滔不绝,手不自然地搭在人肩上,不过日子长了,动作也就渐渐熟练了了,扁鹊也没再像之前一样将人向外推推。扁鹊没想到两人会关系这么好,每次盯着远处的那人看,那人也便会感到目光看到他这里,然后招着手向人走来,扁鹊则会瞥到一旁,似乎在掩饰自己盯着人看的动作。

不过……挺开心的。

几月过后迎来了第一个长假期,扁鹊在食堂吃饭时,听到了两个女生正在谈着李白,便竖起了耳朵,听到了李白理想型是长发女生的不靠谱信息,他吃饭的动作却减缓了些,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摸了摸自己那本就不短的头发,心中竟生出了留长发的想法,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是个妹子。

嗯……不用太长。其实只是自己想换个新发型罢了,毕竟是那个人喜欢,效果应该不差吧。

于是每当扁鹊想象中李白看到自己的新发型的各种情景和表情的时候,就会勾起嘴角,一个似笑非笑的样子,会持续很久,眸中却充满了期待,让人误解为百年冰块脸的扁鹊恋爱了。

而李白已经把假期要和小医生一起去的地方做的事情都列好了,右手屈指支撑下颚,每当他想起了小医生那精致好看的五官,冷淡表情下的开心,满足,便会想着怎么会有人那么可爱,眯眸傻笑几下,发出些难听的笑声,惹得别人一路过就向他投入关爱智障儿童的目光。他去扁鹊老朋友庄周那里将小医生喜欢的事物全都打听个遍,记在了自己买的崭新小本本上,虽然上面文字只有药和书本的名称。而他的奇怪举止也让人误解为万年不喜欢个人的李白终于得相思病了。

当然,毫无疑问的是两人都成了对方最大的“绯闻对象”。不过经过两人那无力苍白的解释,硬是将彼此撇成了所谓朋友关系,虽然并没人会去相信。

“小医生小医生——诶,小医生在哪儿。”

李白刚一下课便单肩背着书包,跑出门外去,在走廊中狂奔了起来,嘴角上扬,笑容始终没有消失,碰到人时连身都不转,只是连声说几句抱歉,等到被撞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没影了。

想见他…







【白鹊】勾搭酒吧服务生的正确方式,了解一下。

ABO设定
A李白×O扁鹊
有一些灵感出自《shape of you》
有车,婴儿车。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
ooc属于我。
文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0BBbnS1NlCIIDTGg
奥耶。bu